余笙

【好茶】 Sticky note

>>>>高亮<<<<

* 形式模仿斯特林堡的《半张纸》

* 亚瑟X王耀,OOC注意

* 食用愉快

>>>>>•<<<<<

又一次在陌生的房间里醒来,刺眼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扎在了王耀眼睛上。他下意识的张了张嘴,喉咙里发出了几个音节,却怎么也组成不了完整的词。

对啊,自己想要说什么?

王耀摇晃着身子坐起来,他的记忆一片空白,唯一一点痕迹只有自己的名字——王耀

然后呢?

不知道。王耀迷茫地观察四周,空荡荡的房间只剩下这张床和没拉好的窗帘,该有的一切都不见了。

不应该的。

王耀本能地走下床去,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一点慌张,冰凉的地板让王耀不由得打了寒战,这时他才想起似乎是冬天了啊。自己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睡衣,难怪会觉得冷。

单薄的睡衣?

是自己的睡衣。陈述句的语气强烈到不可思议,王耀径直走出房门,宽敞的客厅一下子撞进了视野里。没有沙发,没有桌子。空荡荡的,和房间一样,只有角落里立着一台孤零零的冰箱,上面横七竖八地贴着什么东西。

是便利贴。

王耀走进冰箱,从最中间撕下了第一张粉色的便利贴,上面记着五个字:亚瑟·柯克兰。紧挨着的,是第二张粉色的便利贴:埃斯特里克大学——这应该是他和亚瑟就读的学校,那应该是他和亚瑟相遇的地方。

是个初冬。

顺着颜色找下去,第三张粉色的便利贴贴在了最高处,赫然两个大字,重重地落在了王耀的眼睛里:求婚。

是什么时候?

不要太着急了。

王耀注意到,这是最后一张粉色的便利贴,接下来出现最多的颜色,是淡绿色。几乎贴满了整个冰箱,上面零零散散地记录着些许词语。

教堂——那应该是他和亚瑟结婚的地方,庄重的神父以神的名义祝福了他们,下面掌声混着激动的泪水,他的嘴唇吻上了另一个唇。美妙的夜晚悄然而至,王耀以前很喜欢夜幕降临,那种安全感在危险来临时才格外的突出。

新房——家具是他们亲自采购和布置的,他还记得当时自己买了一堆没用的东西,亚瑟颇为头疼,却还是宠溺地笑了笑,“只要是你喜欢的都可以。”果然,被偏爱的永远有持无恐。他这种脾气一定是被那个家伙惯的。

……零碎的词组记录下来点滴的过往,他们生活的痕迹,甜蜜的回忆,全部记在了淡绿色的便利贴上。

他眼睛的颜色,他眼里的世界。

是这么的幸福。王耀拽着心口处的衣服,目光落在了扎眼的白色便利贴上。黑色的水笔写着医院二字,紧接着是一个名字,著名的医生,费用高的吓人。

是发生了什么吗?

殡仪馆。

王耀已经看不清楚了,但是他还是知道那模糊的字眼是什么。他亲手写下的字,他亲手做过的事,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?

亚瑟…亚瑟!他的爱人。

死于初冬的夜晚——红色便利贴上这么写着。

他的喉咙里发出了几个音节,清晰地叫唤出了一个名字,“亚瑟·柯克兰!你个骗子!说好了会帮我拉好窗帘,你看,我又被阳光吵醒了…但是这次啊,我就不生气了,所以…”

“能不能请你回来。”

请你不要留我一个人过夜。请你不要让我一个人过冬。

你个骗子啊。

……

“王先生,这台冰箱不要了吗?”

搬家公司最后一次向王耀确认。“对,不需要了。”王耀轻轻点了点头,转身坐上了车。

不需要了。

他的人生,已经足够了。








【朝耀】无梦之梦

❀感谢芠又太太的授权, @芠又 手书在此:13029102❀

❀OOC注意扑克设和国象设注意❀

❀剧情大部分依照着手书和我自己对这篇手书的理解❀

❀食用愉快❀

-

  Section1:

  『一切随你喜欢哦』

  亚瑟和王耀小时候就认识了。
  
  柯克兰家族作为黑桃国,乃至整个扑克大陆出名的魔法世家,每个子孙后代身边多少会有几个陪同的下人,美名其曰为[骑士]。
  
  但不过只是陪读的保镖罢了,柯克兰家族的嫡系子孙是黑桃国钦定的皇后,每当新一届国王上任,皇后必定也是柯克兰家族的人。到那时,这个所谓的骑士不过就是个笑话。
  
  “你又不是Jack,还敢自称为骑士。”
  
  但即使这样,依旧有很多人挤破脑袋想要将自己的孩子送到柯克兰家,哪怕之后会成为笑柄。
  王耀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认识亚瑟的。
  
  亚瑟·柯克兰,柯克兰家族嫡系子孙中天赋最为突出,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下届准皇后,也到了为自己选择一位骑士的时候了。
  
  不过这种事情,一般都是父辈来做决定的,亚瑟的同意与否是不重要的,况且他对这个所谓的骑士一点都不感兴趣。
  
  “我不需要这种东西,我可以保护好自己。”
  
  年仅五岁的亚瑟在看到长长一串的候选人时,当着所有长老的面嗤笑道,“我敢保证他们连我都打不过,还想来保护我?”
  
  这倒是个问题,长老们对此也很头疼。亚瑟的天赋太高了,哪怕是比他大几岁的都不一定能赢过他,这还保护个鬼啊。
  
  就这样,选骑士的事一拖再拖,终于,在亚瑟六岁生日的那天,他的父亲为他带来了一位骑士作为生日礼物。
  
  这位骑士就是王耀。
  
  亚瑟至今还记得他第一见到王耀的场景。当时整个会场全部都是以他为中心展开的,他虽然很厌烦这种吵闹,但天生傲气的他并不反感别人对他的瞩目。就在这时,沉重的大门打开来了。
  
  迎面走来的是亚瑟的父亲,而在他的身后,似乎还跟着一个小尾巴。
  
  “生日快乐,亚瑟。”
  
  亚父对于自己这个儿子可谓说是慈爱有加。他当年错失的皇后之位,他的儿子帮他夺回来了,这让他终于可以在自己哥哥面前扬眉吐气了。
  
  亚瑟以周到的礼节表达了他的谢意,然后将目光放在了亚父身后的王耀身上。
  
  “父亲,您身后的这位是?”
  
  亚瑟的语气里没有丝毫的好奇,他早就猜到了,这怕不是他的骑士吧。一个东方人?
  
  亚父拍了拍王耀的肩,“这是我特地为你挑选的骑士哦,来,王耀。”
  
  得到指示的王耀向前走了一步,抬起了他一直低着脑袋,亚瑟在这时才看清了王耀的正脸。
  
  很漂亮。
  
  这是亚瑟第一个想法。东方人的面孔不像西方人那么锐利,他的皮肤很白,樱红色的嘴唇微微上扬,细长的眉毛下是一双惊艳四座的眼眸。
  
  金色的,像极了天边耀眼的灼阳,明明应该是很刺眼的感觉,可是在王耀的眼睛里,你看不到一点的针芒,他将所有的情绪都收敛了起来。只留下淡淡的笑意,仿佛一潭平静的清泉,上面铺满了太阳的光芒。
  
  “我叫王耀,以后将会以保护你为生命的意义。”
  
  声音很温润,可是却很坚定,像一支箭一般穿透了亚瑟的心,让亚瑟藏在嘴里的讥讽咽了下去。
  
  犯规啊你。
  
  亚瑟撇过脸去,现场的所有人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,谁不知道亚瑟小少爷这挑剔的脾气和毒舌的性子,这个东方人惨了。
  
  可是还没等亚瑟说话,王耀倒是先出声了,“亚瑟,想要我做什么就直说吧。”
  
  “才不是…”
  
  “一切都随你喜欢哦。”
  
  暴击。
  
  亚瑟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脸绝对红了!东方人在说这句话时的笑容为什么那么温柔?这要我怎么…怎么继续拒绝下去啊。
  
  亚父看到自己儿子微红的脸颊,内心不禁偷笑,他选对了,像他儿子这样的就是会被王耀这种性格给吃死啊。
  
  所以,王耀就很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亚瑟的骑士,虽然是在亚瑟满口傲娇中答应下来的。
  
  
  Section2:
  
  『全部都是梦中的限定品哦』

  亚瑟又做梦了。
  
  这对他来说是常事,他的梦都不太一般,有时候甚至可以预测未来。
  
  不过今天的这个梦似乎有点玄乎。它和之前那些梦一样没头没脑,但这个梦很清晰,清晰到让他在看到梦的主角时感到害怕。
  
  “亚瑟,你在发什么呆呢?”
  
  他敢保证,坐在自己对面穿着华丽长裙面带妆容的人绝对是王耀!不会错的,这双眼睛他是不会认错的。
  
  梦中的王耀单手托着下巴,眼角的红妆是他看起来更为妖艳,他笑的很温柔,没有一点儿的淡漠,让亚瑟不禁像伸出手去触碰一下他。
  
  场景忽然换了,硝烟四起,亚瑟不知何时处在了一个似乎是战场一样的地方,自己的身上穿着铠甲,右手还执着一把剑。
  
  而自己的面前躺着个人,黑色的头发散在了背后。“王耀…?”亚瑟难以置信地看着这熟悉的面容,不由自主地跪了下来。
  
  鲜血染红了长裙,王耀闭着眼,亚瑟感到整个世界都崩塌了。
  
  然后…
  
  阳光倾泻在卧室里,亚瑟的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:“还不起来吗?亚瑟。”
  
  是梦啊…对啊,是梦啊。
  
  亚瑟坐在床上,看着床边如往常一样来叫他起床的王耀,一摸一样的眉眼,只是整个气质不太一样。
  
  太好了。
  
  “怎么了?”
  
  王耀注意到亚瑟的嘴角微微上翘,不禁有点奇怪。“是做到什么高兴的梦了吗?”“正好相反。”亚瑟将衣服穿戴好,和王耀并肩走下楼,并在这个过程中和王耀讲述了刚才做的梦。
  
  “我死了啊。”
  
  王耀在很耐心地听完了整个过程后,居然真的很认真的思考了起来,看的亚瑟不禁有点好笑。“就是个梦罢了。”亚瑟放下刀叉,“没必要这么较真啦。”
  
  王耀点了点头,也就不再去深究这个梦的意义了,亚瑟不希望他这么做,他就不做了。“接下来我们即将去拜访琼斯公爵。”王耀看了看怀表,和亚瑟一起坐进了马车。
  
  “亚瑟。”
  
  “嗯?”
  
  王耀沉默了一会儿,最终只是摇了摇头。
  
  “没什么,只是忽然记起你好像快成年了。”
  
  现任国王快不行了。
  
  你成为皇后的日子越来越近了。
  
  那么…
  
  我是否即将要离开了呢?
  
  死亡是梦中的限定品,而现实则是分离吗?
  
  
  Section3:
  
  『相信无法触及的事,是据说只有笨蛋才会做的事』
  
  亚瑟最近很烦躁。
  
  现任黑桃国国王的身体越来越差了,而现任皇后,也就是亚瑟的大伯,有种想要连任的感觉。他最近似乎和下任准国王越来越亲密。
  
  黑桃国的皇后是不允许连任的,每一届国王只能有唯一一个皇后和唯一一个骑士,这种唯一性是为了不让权力全部落入一个人手中。
  
  现任皇后的做法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,而作为下一任皇后的亚瑟却无法参与到这件事中,父辈们将自己排开在外,这让他有点恼火。
  
  不过还好王耀还在自己身旁。
  
  亚瑟轻轻抿了口茶,看着不远处在看书的王耀,他不是没有想过当他当上皇后后,向国王提名让王耀成为Jack。因为Jack是由国王一手挑选,然后由Joker审核的。亚瑟对于王耀的实力有绝对的自信,他负责而忠诚,能力强做事果断,完全有成为Jack的资本。
  
  而且…
  
  亚瑟在心底藏了一个秘密,他从来没有和别人说过。
 
  他喜欢王耀,他希望可以和王耀在一起。
  
 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。他们之间差的太多了,所以亚瑟也从来不感表现出来。相信这种无法触及的事能成真,是笨蛋做的事。
  
  可他就是笨蛋啊。
  
  “亚瑟。”
  
  王耀注意到不远处的人正出神的看着自己,嘴角的笑容悄悄地扩大了几分,出声提醒道。
  
  真是失礼。亚瑟不自然地咳嗽了一下,他居然一直盯着王耀定了那么久…“对了,我今晚要去处理一点事情,不用等我回来。”王耀合上书,站起身来。
  
  处理事情?亚瑟点了点头,他从不干涉王耀的私生活,对于王耀,亚瑟是极其放心的,只是现在外面挺乱的。
  
  “小心一点。”
  
  黑夜笼罩着整个王城,但此时的皇家那边可不安静。整个宫内到处充斥着一股鲜血味,阿尔弗雷德慢慢推开最后一道门。
  
  国王的卧室。
  
  此时现任国王早已躺在床上失去呼吸,而皇后则一脸愤怒地站在包围圈内。
  
  “琼斯公爵,你这是谋反!你居然杀了下任国王,你这个大逆不道…”
  
  “说够了吗?”
  
  阿尔弗雷德抬了抬自己的脑袋,目光中满是不屑一顾。他一步一步走近皇后,“徽章呢?”阿尔弗雷德掐住皇后的下巴,他离皇位只有一步之遥了,只要拿到那个象征着皇权的徽章。
  
  王耀漠视地站在一旁,他听见皇后在想自己求救,“你是亚瑟身边的骑士吧,快来救我啊,不然我就把你今天这件事告诉亚瑟!”救你?
  
  王耀注意到阿尔弗雷德的视线转向自己,他不禁笑了笑,“阿尔弗雷德,我知道徽章在哪里。”他注意到了皇后一闪而过的惊讶,和阿尔弗雷德的欣喜。
  
  “把皇后杀了吧,我带你去取。”
  
  鲜血四溅。

  平凡的早晨按时来临,但黑桃国却发生了件很不平凡的事。下任国王和皇后都被贼人给杀死,皇后在死之前将象征着皇权的徽章交给了琼斯公爵。
  
  琼斯公爵成为了黑桃国的新一届King,而亚瑟也终于要成为了Queen。
  
  华丽的马车停在柯克兰家门前,亚瑟知道他要离开了,虽然想象了很多次这个场景,但当它真正降临时亚瑟却不知道要怎么面对。
  
  出来送他的人有很多,亚瑟一眼便看到了人群之中的王耀。王耀的表情依旧是那样,没有丝毫的波动。他似乎注意到了亚瑟的眼神,似乎想说些什么的张了张嘴:
  
  “我一直在。”
  
  可是,我触及不到你啊。
  
  
  Section4:
  
  『果然讨厌的东西无论如何都还是会讨厌的吧』
  
  黑桃国新一任的King颇有头脑,才短短数个月就已经坐稳了王位,并且施行了一些新政来改善民众生活。整个黑桃国并没有因换国王的事而受到影响,这其中也不乏有Queen和Jack的功劳。
  
  不过,这份和平现在却有点岌岌可危了。
  
  “他们梅花国这是在挑事。”
  
  亚瑟看完王耀递上来的汇报,气不打一出来。什么叫做不小心,这摆明就是故意的。阿尔弗雷德静静地呆在一旁,没讲话。梅花国与黑桃国交界处一直都很不和平,但是由于梅花国有天然的自然条件保护着,易守难攻,所以黑桃国也就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一直没怎么做大动作,可是现在他们却登鼻子上脸了。
  
  王耀的手一直放在剑柄上,他只要一声令下就够了。他讨厌一切会威胁到亚瑟的东西,为其斩杀掉一切,是他生命的意义。
  
  所以说…
  
  “这件事还是要慎重考虑。我会把它告诉长老院的。”
  
  阿尔弗雷德扶了扶眼镜,贸然地出兵只会对他们不利,不仅会在外面留下不好的名声,还容易失败。亚瑟也明白这件事,所以他什么都没说,表示默许。
  
  虽说如此,但黑桃国还是派了些兵到交界处去,以镇守边疆。
  
  王耀本想请求去边疆的,但是又放心不下王城里的事。况且就算他想去,亚瑟还不一定会轻易同意,想想还是作罢。
  
  亚瑟对于自己为什么会成为Jack的事一点都没有过问,他们在宫里还是一如往常一般,该干嘛干嘛。到点了喝喝下午茶,时不时一起吃个饭,有时候阿尔弗雷德甚至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…
  
  日子一天天过去,边疆的事越闹越大梅花国似乎没有一点退却的意思,他们越发肆无忌惮,一次同时,长老院的决定也出来了。
  
  红茶打翻在了桌上,侍女们还是第一次看到皇后如此匆忙的背影。
  
  “耀。”
  
  亚瑟顾不上所谓的礼仪,他讨厌要失去王耀的这种感觉。太吓人了。
  
  他将王耀挡在了身后,“就算是开战也没必要这么快就让Jack出征吧。”亚瑟召唤出自己的怀表,他的这般动作无非就是在警告长老院的人不要想用强迫的。
  
  阿尔弗雷德无奈地站在一旁,他自然也知道亚瑟和王耀的关系有多好,他也不想让王耀这个他欣赏的人上前线。
  
  可是…
  
  “让我去吧。”
  
  为什么?!亚瑟转过头来,对上他的是王耀波澜不惊的双眼。他一如既往的笑着,仿佛没有什么可以让他有所动摇。
  
  哪怕是我也不行吗?
  
  就是因为是你啊…
  
  
  Section5:
  
  『要是谁也不在了,就都没有意义了呢』
  
  王耀出征前夕,阿尔弗雷德为其办了一场酒宴。亚瑟知道这一切都无法改变了,只能在心底安慰自己王耀这么厉害,一定不会有事的。
  
  “相信各位也很清楚,现在的战势告急,不过我相信,你们都会平安回来的。”
  
  “黑桃国荣光永存!”

  会场很热闹,士兵们相继敬酒,阿尔弗雷德站在他们中间没有丝毫的架子。亚瑟高高地坐在上面,他看到身为Jakc的王耀被很多人邀酒,心里就一阵不爽。
  
  喝酒伤身不知道么?
  
  亚瑟一杯接着一杯地往下灌,这么想到。他的耀很受欢迎,军队里的人没有一个不服王耀。他明明有着一身读书人的气质,却干着一个军人的事。
  
  夜越来越深了。大厅里的人都散的差不多了,喝得烂醉如泥的阿尔弗雷德被侍女搀扶进了卧室,睡下了。整个大厅现在只剩下清醒着的王耀和醉醺醺的亚瑟。
  
  是的,王耀没醉,亚瑟醉了。
  
  王耀的酒量十分的好,但是他从来没有表现出来,不过现在他一点都不为这个感到高兴。为什么喝醉酒的亚瑟会发酒疯啊?
  
  此时的亚瑟哪里还有平常的礼貌,他面色潮/红,一双祖母绿的眼睛里弥漫着水雾。“耀,你不要走。”亚瑟像只树袋熊一般黏在自己身上,对此王耀表示:
  
  “你又重了亚瑟。下来。”
  
  “不要!你不答应我我就不下来!”
  
  亚瑟嘟着嘴,他直直地盯着王耀的眼睛看,傻笑了一下。“我耀真好看。”
  
  啧。
  
  王耀无奈,只能用哄小孩的脾气来哄亚瑟,好不容易把他送回了卧室。
  
  “那么,晚安。”
  
  王耀正欲转身离去,手却突然被抓住了。
  
  “答应我,一定要回来。”
  
  亚瑟的声线有点飘忽,他一定很困了。王耀点了点头,然后毫不留情地抽出了手离开了卧室。
 
  卧室陷入了黑暗。
  
  ……
  
  与梅花国的战斗终于在前天停止了。今天是我军回归的日子。
  
  亚瑟很早就起来了,由于梅花国用特殊的魔法封锁了消息,他们至今连伤亡情况都不清楚。
  
  “啊,他们回来了!”
  
  百姓里不知是谁高呼了一声,接着一支身着黑桃服的骑兵映入了亚瑟的眼里。
  
  可是,本应该排在排头的Jack却不见了。
  
  王耀?王耀!
  
  “报告,Jack在前天最后的决战中,与梅花国的King同归于尽了。”
  
  同归于尽…
  
  黑桃国赢了。
  
  可你都不在了,这还有什么意义呢?
  
  
  Section7:
  
  『还是希望你能够爱着梦的后续啊』
  
  “亚瑟。”
  
  “亚瑟?”
  
  熟悉的声音带着些关心将亚瑟吵醒,他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,王耀那张带满笑容的脸出现在他面前。
  
  “怎么了?做噩梦了吗?”
  
  桌前的茶水正好,甜点也还摆在那。
  
  “不,没什么。只是觉得这样就好。”
  
  亚瑟看了看自己一旁的剑,笑了。
  
  若有来生,我一定要持剑护你周全。我的皇后,誓死为你效忠。
  
  这次,轮到我来保护你了。
  
  “赤棋国骑士,亚瑟宣誓。”
  
  “黑桃国Jack,王耀宣誓。”
  
  END?
  
  谁知道呢?
  
-
这篇我码了一天,五千多字,可以说写的很用心。我第一次看手书的时候就被震撼到了,然后萌生了想写文的想法。虽然写的依旧不尽人意,但是我还是觉得我尽力了。这篇文章最好是看完手书再来看,这样你会更能理解结尾的意思。歌很好听,芠又太太画的巨好看。以及今天是三十一号,明天就好要开学了。下一次在更文可能是耀诞了,毕竟我是个新高一。嘛,着就当做开学的礼物吧。大家都要加油哦!以及如果可以,各位小天使可以评论一下对这篇文章或者对我的意见吗(悄咪咪)

黑塔利亚的二十个秘密


❀OOC部分私设注意❀

❀我今天终于可以回厦门了❀

-

1.王耀所谓的好脾气,不过只是活得太久,经历了太多。因此看淡了许多而已。

2.阿尔弗雷德对亚瑟的认知在那个雨夜之前,一直都是高大而不可超越的。

3.弗朗西斯之所以很会做菜,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在很小的时候就发现亚瑟有做黑暗料理的天赋。

4.伊万的心底一直是很怕孤单的,只不过之前无人理睬,现在无人发觉罢了。

5.亚瑟对于下午茶的执念,也许只是想回到当年,那个还有人能陪他说说话的时候吧。

6.路德维希是个很有原则的人,但是每次一遇到费里西安诺,他的原则就总是会被打破。

7.本田菊不喜欢做梦,因为梦总是会唤起他很久以前的记忆。可是他早已回不去了啊…

8.罗维诺的呆毛是他的禁忌,除了安东尼奥以外,他长这么大还没有给别人碰过呢。

9.费里西安诺在见到路德维希的第一眼就觉得很亲切,他对路德维希的喜欢,就像对于他发小一样。

10.安东尼奥也有很霸道残忍的一面,但只要一回到家,他就会展露笑颜,不为别的,罗维诺不喜欢凶巴巴的自己。

11.基尔伯特在不知道伊丽莎白是女孩子之前,他是想要打败她的,但在知道了之后,他是想要守护她的。

12.伊丽莎白作为一个女孩子,没有不喜欢打扮的道理,可是,当她手里持剑的时候,又觉得这才是她最正确的选择。

13.罗德里赫德的路痴属性他自己本人是很清楚的,但似乎只有迷路的时候,他才可以很清楚意识到以前那个陪在自己身边的人并没有走远。

14.王湾当然知道自己的任性会给王耀带来多少麻烦,可是,如果不这么做,王耀的眼里就只剩下他的子民了啊。

15.四大古国的其余三个人其实还挺宠王耀的,毕竟王耀是他们当中最小的一个啊。

16.黑三角的三个人总是会私下约出去喝酒,但其实只是找了个喝醉的借口好掐死其他两个人罢了。

17.金三角中弗朗西斯其实是最辛苦的,他不仅要时刻提防亚瑟进入厨房,还要在阿尔弗雷德ky的时候出来解围。

18.亚细亚全员对于王耀这个大哥都有过最崇拜的那段时光,只不过现在,都长大了…

19.在黑塔利亚中,实在是有太多太多的分离了。黄沙纷飞只剩一碗浊酒未饮;十字架上一位少女笑着落泪;红色道路上领导者被迫换人。不言不语,不准哭泣。

20.国家之间,利益至上,为了子民,不论对错。